hu安

我愿你成为自己的太阳,无需借别人的光。@守岁
但当你迷路时,希望你能迷路到我怀里。

(all叶)DLR

Desire Lust and Rococo

第一章(陨落)

清水文???

~~~~~~~~~

该来的还是来了,

会议室里,

人们众星捧月地围着一个人,

那人坐在会议桌左手第一席。

首席异人的位子,

整个兵团里至高的荣耀。

然而,嘉世真正的首席异人:叶秋

却站在一旁,

人却连一个眼神都不肯施舍给他。

彻底的无视,

弃之如敝履。

这种状况已经维持了很久了。

他们第一次那么明目张胆,

终于还是来了。

他们谄媚地围着那人,

嘴里说着讨好的话“翔哥坐。”“翔哥喝水。”

像讨好主人的狗一样,

期望着或许能从主人那里得到一些残羹剩饭。


“叶哥,不好意思啊,一来就占了你的位置。”

那人的表情倒是没看出什么不好意思,

依旧大大咧咧地坐在那。

脸上更多的是炫耀和嘲讽。

“翔哥这话说的,这位置您来坐正合适。”


    “不错,某些人已经老了,过时喽!”


    “却邪也正该由翔哥您来操控,那才能真正发挥出斗神的实力。”

那群人也见风使舵,附和起来。

“叶秋,我们已经决定,由新加入兵团的孙翔接替你的席位,却邪今后也由孙翔来操控。”陶轩见叶秋进来,立刻回头说道。没有事先沟通,没有委婉得表达,开门见山地,不留情面地。冷酷无情地践踏着人的脸面。



苏沐橙气愤而无力地看着这一切。

张口正要说话,


叶修轻轻地拉了拉她。

微笑着摇了摇头,

表示自己并不在意。


可是哪能啊?

纵然洒脱如叶秋

心中也免不了的有些刺痛。

却邪相伴了叶秋整整十年,当初的菜鸟成了被誉为荣耀阶梯教科书的大高手,当初的那个小小战矛,也成了阶梯中的“最强兵器”。然而七年前加入军团之后,

却邪,便是兵团的财产了。



握着战矛的手微微颤抖,颤抖居然发生在神级高手叶秋身上。传出去一定是个大新闻,心理素质注定过硬并且硬的不能再硬的斗神,居然颤抖了!!!

苏沐橙扭过了头,她不想看到这一幕,却什么都做不了。

他们,

自从加入兵团,就从此成为兵团的财产了。



~~~~~~~~~~

明天继续 @O一L叶S之A秋 

(all叶)DLR

Desire Lust and Rococo

第一章(陨落)


清水文

(其实我也不清楚是不是,反正我觉得是)

~~~~~~~~

“这边也没有,管理员说深渊之眼早已经在721时被抢走并销毁了。所有有关阶梯的书,即使只提到一点相关的,也都已经被列入禁书目录了。”

金发女孩把她的重炮放在了一边。

拿起了一沓报纸。

“意料之中,毕竟,亵渎神明要判死刑的。”

叶修抽了一口“修牌自制烟”

沐橙扁了扁嘴。

“陶轩他一定是在难为你,这种禁书怎么可能在大陆找到啊!”

“咳咳咳,咳咳好吧咳这个很难说,你怎么能确定咳咳”

疑似被烟呛到,叶修把“修牌自制烟”抛进了垃圾桶。

“我就说叶修哥你别抽自制烟吗,没滤嘴,那些颗粒都进嗓子里了。”

“唉呀,没事。”

“有是肯定有的呀,但我们找不到啊!”

沐橙微笑着把报纸“pia鸡”甩到了地上。

脸黑似韩文清,

叶修打了个寒战。

“唉,陶轩他当然知道这是找不到的啦,他想接着任务失败的借口和我解约。毕竟,现在关于我来自大陆的消息满天飞,想不知道都难。”


他撇了一眼报纸。


“震惊!昔日斗神却邪持有者,一叶之秋竟然出身低贱,来自大陆。”


他绘声绘色地读了出来,

还摇了摇头“啧啧啧。”


“这将会是我洗不去的污点,大陆人一向是被认为成卑劣,愚昧无知的化身。嘉世近年来也一直在走下坡路险些跌落至第四十三层。人们都认为是一叶之秋状态下滑,不能担负起首席这个重任。已经有一部分嘉世的激进派支持者堵在门口闹事了,说要解约一叶之秋。陶轩一直想找个机会和我撇清关系,现在,机会来了。”

“他们要是敢和叶修哥你解约,我就也…”

叶修摇了摇头

“现在嘉世只有你了,孙翔还没有正式签约。如果你解约,违约金会高的离谱,我们付不起。”

“可是我……”





她终于还是低下了头。

~~~~~~~~~

我今天双更……吧

严重ooc @爱糖的孩子 

(all叶)DLR

Desire Lust and Rococo

(堂吉诃德)

我……佛系更文

一定更完序章,

补不补,

看天象

~~~~~~~

DLR,

“阶梯之城”

像黑洞一样,

下行的台阶

一直向地心延伸,

看不到尽头。


各种各样的“人”

居住在每一层里。





这就是

大陆人口中的“神迹”。



超前的技术,

和超前的设备。

制造出超自然现象。



他们呼风唤雨,撒豆成兵

这种能力,

在这种充满盲区的时代,

便成了造物主的恩赐。



于是,

大陆人们的唯一的信仰,

就这样诞生了。




~~~~~~~~

背景:中世纪


私设如山,慎入


如有漏洞,

请必须指出!

(all叶)DLR

Desire Lust and Rococo

(堂吉诃德)

我又咕了,会补

~~~~~~~~

几乎所有犯罪都能扯上欲望。


有了欲望,

就有人克制。

也会有人纵欲。


纵欲,

结果有很多种。

但大都不会是好的。

毕竟,

欲望这种东西,

都是按寻常套路。




不可能实现的。

所以,就出现了很多

不按套路走的,

智勇双全的人。





集智障与勇气于一身的人。


为什么?


天道好轮回,苍天饶过谁?

这现在已经是一句玩笑话了。

但仔细想想,

好像,

确实没有谁呢。


那些智障当然知道会遭报应。

但,

心态不一样,

及时行乐。

行完乐干嘛?

一死了之,

死了之后啥都没有了。

也什么都不会发生了。

这种人,

大都是“断线风筝”

没了牵挂,也没了依靠。

要不就自己,

想干啥干啥。




要不就变佛了,

自几“Gone with the wind”了。

爱哪哪吧,

不管了。


这两种还好,

最可怕的是那种智障中的战斗机,

疯子。



有家人,亲友,

但不管不顾。

不考虑后果的,

犯病,

深井病。




这种人很多都是有精神疾病的。

要不就是有心理阴影,

或极度“antisocial”。



可怕。




~~~~~~

序章恐怕还要一章


ᐕ)⁾⁾


今天回更完的!(我自己都不信) @O一L叶S之A秋 

最近迷上了梅尔泰臣。

还有蒸汽波。

想看混合产物咩?

在画……

(all叶)D.L.R

Desire Lust and Rococo 

(堂吉诃德)

*坑多似月球系列

*低语卡了嘻嘻嘻

~~~~~~~~

序(烂俗笑话)




犯罪这种行为,

很难找到开始,应该也没有开始,

当然,结束也没有。


硬是要扯出来一个开始的话,

那就是欲望。


嫖,是占有欲和控制欲作祟。

当然还有背德感,获得感和肉体上的满足。

是肉欲太强。

有人形容:“只考下半身思考的动物。”

形象!


你问我怎么知道的?

“小九,等叔刑满释放了,出了这破地方,叔带你去荷兰啊!”

“算了算了,我还要考试,算了。”

“没意思,叔也是傻,跑到国内来了,要不现在叔就还是那个叱咤赌场,夜店的老王子。”

“老七叫我呢,我先走了哈哈哈。有时间再聊啊叔”




哈哈哈。。。。。





那赌博呢?

贪欲太重了,

得了食饭要衣服,

得了衣服要开车,

开了车了要房子,

有了房子要公司……属于那种不拽着就想窜天的。

戏称“窜天猴”。




这种人也是没脑子,

赢了一点钱就开心的不得了,

道以为自己很牛逼,

赚了就想跑。




你很牛逼,

人开赌场的比你更牛逼。

一不小心,脚一滑

陷进去了。

欠条等着你。




当然有那种天才人物,

比开赌场的还牛逼。

把人搞得赔了夫人又折兵。

可惜不是你





哈哈哈。。。。。




黑社会。

这就不得了了啊!

领着一帮小弟,

“此路是我开,

此树是我栽,

要想从此过,

留下买路财”

去,

“吓钱”

对,可威风了,吓钱。

往那一站,

八块腹肌大花臂,

左边青龙右白虎。

再来个杀马特的发型,

朋克的表情。

自带一股王霸之气。


把人钱包吓出来。

然后。。。。。

花天酒地。



也没脑子,

牛逼轰轰吊炸天的跑别家去了,

联络感情。



谁和你联络感情!

谁你兄弟!

口区

我呸呸呸呸呸呸

一下就来素质六连。

打死你。


得,残了。

吓不了钱了。

没威慑力了,

得和隔壁老大爷一样

养生,

朋克养生。

养伤,

朋克养伤。




实在不是长久之计。

可怜。

智商捉急。




哈哈哈。。。。。。

 





一发不完,

序章也发不完

我好废。

安慰我一下 @爱糖的孩子 

对一发六七千的太太表敬仰

发个几百就困了的我

。。。。。。

也是个烂俗笑话哈

介个稿捏,进度几乎为零,先拖几天。 @O一L叶S之A秋  @爱糖的孩子 

艾母馊骚瑞

最近更文频率较慢,状态不太好,之后放图补偿! @爱糖的孩子 

all叶(低语 卷一:主的谎言)3

哈哈哈你沒看錯,又是我哈哈哈哈哈

我也愛食你辣老楊

我真勤奮

請叫我日更小天使👼🏻

~~~~~~

“现在已经确定嫌疑人了,就是他的妻子,鲁斯。”

正在研究战术的安文逸跑了过来。

“所以,你们在搜集证据?”

“嗯,我们准备把她告了。但是证据不够,得继续。”

叶修站了起来,揉了揉安文逸的头

这胜似怒揉狗头的力度,安文逸还在笑,还脸红!

孙翔表示不理解。

“你看,证据这不就来了吗?”

他指了指楼上,陈果摁着魏琛走了下来。

“果果,你来啦。”沐橙跑过去,接手魏老大,把他押到了叶修前面。

“修修你可算来了呀!你不知道,你不在的这几天,老板和苏妹子一直在打压我!你看,我都站不住了!”

魏老大表示委屈,但他的表情不是这么说的。

魏老大表示站不住,裆燃他的动作也是这么说的。

魏琛就这么环住了叶修的腰,顺便揩油。

就这么挂在了那里。

想拽都拽不掉。

嗯,很弱不禁风的亚子。

~~鬼鬼的吐槽时间~~

鬼鬼:猥琐是一种气质,无下限是一种态度。

魏老大:那是当然,像我这样的气质型选手,现在不多了。

鬼鬼:要face吗(汗颜)。

~~鬼鬼的吐槽时间结束~~

~华丽分割线~

“所以说,鲁斯就是当年的露丝(☜这个是为了区分两个Ruth)?”

“嗯,就是那个女孩。”

一直挂在叶修身上的魏琛发话了。

就是她啊。

叶修没有忘掉,也从未想起。

~华丽分割线~

all叶(低语 主的谎言:回忆篇 序)

“来这里就是要看一下大教堂的,那里的唱诗班很有名的呦。”沐橙拽着拖大包小包的叶修。

又是配沐橙出来感受时尚潮流(逛gai)的一天。

妹妹就是用来宠着的(来自某不愿透露姓名的隐形妹控鬼)

教堂最前端的那一队人应该就是唱诗班了。

看样子应该是一家的。最小的只有四岁多。

听一位外国朋友说,那个唱诗班的小孩都很乖

没有这个年纪该有的活泼天真,

倒是很稳重礼貌,台上台下都是这样的,

问他们什么事,他们都先看向那个最大的孩子。

得到许可之后才能回答Yes 或No。

稳重是稳重了点,

不,非常稳重,就像一支训练有素的军队一样。

这样倒显得奇怪了

这些孩子表现得太压抑了。

唱歌时都是面无表情的,只有身体跟着晃动

倒象一些木头人一样。

坐在台下时也是脸朝下看着脚尖的,

除非有人跟他们说话或互动,他们是不会抬头的。

而且彼此之间没有什么亲人之间的互动交流,

尤其是对他们的父亲,

那个旅游牧师,唱诗班领唱。

一直在回避他,很生疏。

问了一个听众才知道他们的妈妈失踪多年了,

孩子们没有妈,就像没有了天。

难怪呢

看来是过于想念妈妈了。


“You sure?”

“Never,never ever.”

~~副本二开启~~

 @O一L叶S之A秋 


 @爱糖的孩子 

快,夸我一会,要不我就骄傲了。

日更我真的是小天使。


all叶(低语 卷一:主的谎言)2

好累好睏好想睡覺

~~~~~~~~

  “到底是怎么回事?”孙翔听得云里雾里,

脸上大写的“懵逼”。

叶修转了一个圈,倒在了身旁的沙发上。

沐橙走了过去,坐在他旁边的扶手上。

“这还算一个比较麻烦的案子,

前些天,小安接到了一个案子,报案的,

是被害的妻子,鲁斯海瑟薇。”

沐橙先开口了。

“原因是因为她的丈夫,陆臺,已经很久没有接电话了。”

“所以她没去找她丈夫吗?”孙翔很迷

无视一直想挤进他和叶修中间的方锐。

“你先听我说完,这次的被害,陆臺,在经营一家电热毯公司。那个公司已经负债累累了,而陆臺应该是认为无力回天,没有办法再经营下去了,于是就靠酒精麻痹自己,每天都在喝。但他认为酗酒并不能达到真正意义上的解脱。于是就服下防冻液,自杀了。当然,陆臺还加快了这一过程。”

她看向了叶修,对方低着头,手扶着脸

在想着什么。

“我们当时都是这么认为的,我们到达现场的时候,被害的房间是锁着的,把门撞开之后就看见被害趴在床上。左边还有一个床头柜。上面有一瓶杏子白兰地,和一个瓶红莓汁。旁边的两个玻璃杯里面分别乘着一些黑色残渣和半杯防冻液。一帆猜测陆臺服用了防冻液,但又因为过程太难熬,于是就服用了安眠药。这就是我们在现场发现的东西。”

沐橙戴着无菌手套。提过来了一个黑袋子。

袋子里面有很多透明的小袋子。

“防冻液,白兰地,红莓汁,还有,安眠药。”

孙翔也从叶修那里拿到了一对无菌手套,

在黑袋子里翻来翻去。

“这是……滴管?”

他翻出来了一个管状物。

“嗯,这是我们在被害家里的垃圾桶里发现的。初步推断是被害服用防冻液用的是这个,这里面发现了乙二醇,但疑点就是这个滴管。我们一开始本来要把此案当做自杀处理的,但叶修哥让小安去提指纹时,我们发现,滴管上的指纹被抹掉了。滴管口部的口腔粘膜已经确认是陆臺的了,但为什么要抹去指纹呢。”

孙翔拿着滴管,望向叶修。

“难不成,这是一场谋杀?”

叶修终于抬起了头

“嗯。”

~~鬼鬼的科普时间~~

关于侧写

犯罪侧写是一项常用的调查手段,它在分析犯罪以及犯罪手法的基础上识别罪犯。但也有人担忧警察局滥用侧写,因为一些人与罪犯有某些共同之处——或更有甚者仅因肤色便侵扰甚至逮捕这些人。但也有人主张,在这样一个恐怖主义和暴力犯罪肆意的年代,我们不得不依据犯罪形态而调查某些人,哪怕这种怀疑是基于一个人的种族。

算是一个比较年轻的行业吧。

但很厉害的。


 @O一L叶S之A秋 

请签收


all叶(低语 卷一:主的谎言)

這裡鬼鬼,

給親愛的老楊的禮物🎁🎁🎁🎁🎁🎁🎁🎁🎁🎁🎁

感受到我的對你深沉的父愛了嗎

更新頻率不定,

看催更人數吧。

新手開坑,謹慎入坑,

番外請評論區點梗。

選一個幸運的銀,

寫梗。

~~~~~


  “喂,点心,有手机吗?”

“woc你自己不带一个啊,不是有一个XS吗,为啥非要抢我的!”

“瞧,哥这不是忘了吗?”

叶修作摊手状。

猥琐方被萌出一脸血

“嘿嘿借你倒是可以考虑一下的。”

方锐奸笑着往叶修身边凑。

“来,修修宝贝,亲亲~”木啊。

伸着头往叶修脸上亲,活像一只猪,

在拱白菜的猪

“你不要以为我看不见你在拍照”

说着,就把方锐的嘴怼开了

啧,没有亲到嘴,但手还是碰到了嘿嘿嘿。

但还是很遗憾啊,没有碰到嘴。

君子动口不动手形容的就是这种男男关系,嗯。

坐在副驾的苏沐橙,

亲眼目睹了猥琐方吃豆腐全过程的苏沐橙。

作为广大人民群众的小姨子的苏沐橙表示:呵呵习惯了。

还好司机大哥听不懂中文。

#这里是分割线君#

“所以老魏处理的是一起杀人案”

“No No No,准确的说是一起强(河蟹)奸,鸡(河蟹)奸,乱(河蟹)伦,二级杀(河蟹)人,二级杀(河蟹)人未遂罪。”

“呦呵,那还真挺严重的。”

“到啦,叶修哥,点心大大,别聊了。有什么事找魏琛当面问啦。”

方锐和叶修就被拖进了JD市警局。

沐橙微笑着朝在和乔一帆进行精神交流的莫凡和在研究战术的安文逸

打了招呼

朝在蹂躏罗辑的头的包子和在研究如何侧写的唐柔打了招呼。

和在看嗜血法医的张新杰和在喝六个核桃的孙翔打了招呼。

等等,他们俩是咋进来的。

此时嗜血法医刚好播到那一段,

被世人封神的那一段,

新杰大大手机音质良好,

五个人便都听到了那一句,

“Suprise mother fucker”

嗯,能很好的形容双方的心情呢。

孙翔的六个核桃喷了出去,

“你你你,你们怎么在这!”

叶修哭笑不得

“这里是警局,我们不在这在哪?” 

“还有,脏心杰是法医,在这里可以理解,

你一个拆弹专家跑来干嘛?”

“难不成你遇到新型炸弹啦?”

“我,我这不是来看看你们的破案进度怎么样了吗,才不是来看你的!”

~~鬼鬼的吐槽时间~~

鬼鬼:人家又没说你是来看人家的,智商捉急啊习习。(掏耳朵)

羊习习:要你管啊!

鬼鬼:裆燃不要啊,以我们习习碾压鱼文州的250的智商,怎么可能说出那么无脑的话呢?一定是被魂穿了吧(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羊习习:总感觉哪里不对但是不知道在哪里。

鬼鬼:死傲娇(小声bb)

~~吐槽结束~~

分明就是来看你的,魂淡,过了那么久还不回来,你要是再敢消失一次我就!!!

孙翔在一旁嘬六个核桃。

“有什么发现吗?”

沐橙最先开口了

“你是指陆臺?”

“当然了,结果怎么样?”

“你想必已经猜到了吧”

他看向叶修,对方不知从哪里掏出一盒真龙,

点了一根开始吞云吐雾

“结晶?”

“对,是乙二醇。”

方锐拿着一沓纸,看着报告

“防冻液……所以,真的是她。”

“现在暂时不能确定,但已经开始监视她了。”


@O一L叶S之A秋 

请签收。

呐呐,爱不爱我?


~~鬼鬼的科普时间~~

乙二醇(ethylene glycol)又名“甘醇”、“1,2-亚乙基二醇”,简称EG。化学式为(CH2OH)2,是最简单的二元醇。乙二醇是无色无臭、有甜味液体,对动物有毒性,人类致死剂量约为1.6 g/kg。乙二醇能与水、丙酮互溶,但在醚类中溶解度较小。用作溶剂、防冻剂以及合成涤纶的原料。乙二醇的高聚物聚乙二醇(PEG)是一种相转移催化剂,也用于细胞融合;其硝酸酯是一种炸药。

防冻液主要成分就是乙二醇啦,

人服用防冻液后会慢慢的摧毁自己的身体

就等于慢性/自/杀。

但这个过程相当痛苦难熬,纯靠防冻液的话至少要一个月以上。

服用安眠药可加快速度。

小伙伴们不要误食呀。